特色

量子通信批评专栏目录和链接

近年来,我针对量子通信工程发表批评质疑文章共五十余篇。这些文章中有不少是应期刊或网站之邀而作,写作时并没有总体规划,文章之间也缺乏联系和呼应,把它们一起放入博客的专栏中,就像一锅大杂烩,读者会有难以下口之困扰。因此我作了个目录,让读者对本专栏中文章的内容有一个总体的了解,读者也可通过目录提供的链接直接阅读自己感兴趣的文章。

量子物理大师对量子通信的评价

郭光灿的文章中关于量子通信的评价有三点值得关注:
1. 量子密码系统无法达到“绝对安全”,只能是“相对安全”
2. 京沪量子保密通信干线这类城际网离实用仍然相当遥远
3. 国家是否需要建设量子通信卫星组成的网络应当慎重研究

量子通信不是绝对安全的 它的实际安全性远低于传统密码

必须明白,能够通过数学作理论证明的只能是数学模型,绝不可能是真实的物理过程。量子通信分发密钥是物理过程而不是数学模型,量子通信分发密钥的绝对安全性是无法用数学证明的,因此“量子通信绝对安全”就是一个十足的谎言。

美国安全局发布了关于量子通信的政策报告,该报告的第四部份特别指出:“QKD系统提供的实际安全性不可能来自物理定律的理论无条件安全性(后者只是数学建模的结果),它更决定于由硬件和工程设计提供的有限的安全性。但是,密码安全对不确定性的容忍度要比大多数物理工程方案小很多个数量级,因此QKD安全性验证很难通过。用于执行QKD的特定硬件会引入漏洞,从而导致对商业QKD系统的一系列广为人知的黑客攻击。”

从科学家崇拜到量子通信工程失败

我们其实并不是最尊重科学的民族,但是国人在尊重科学家上绝对是世界冠军。这个怪象背后是有原因的。因为科学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科学家却是一个个具体的人,国人本性上喜欢具象而排斥抽象。而科学的本质是质疑这又与中国文化格格不入,但尊重科学家则与“天地君亲师”的儒家伦常高度统一,科学家就是现代意义的“师”。把尊重科学异化为尊重科学家,这背后推手就是根深底固的中国传统文化,所以短期内也改不了。

茶壶风波和量子优势(Teapot Test vs Quantum Supremacy )

“一把茶壶揭真相 量子优势成笑料”的文章发表后,受到了我的一些专家朋友们的关注,在讨论过程中有2封电邮对 Teapot Test 问题的分析有独特的见解,值得公布分享。希望由此引起更深入的讨论,进一步认清 Quantum Supremacy “量子优势”的真相。

“九章”比超算快亿亿亿倍?错!错!错!

中科大研制的“九章”的原型机和二号机的“量子优势”巳被否定,这一点基本上已成定论,详情请参考“亚伦森教授反戈一击 挑落“九章”量子霸权”一文。科学研究遭受挫折甚至失败亦属正常,批评质疑可以,责备非难就不必了。但是,九章团队某些人宣称【九章比超级计算机快亿亿亿倍】,实在错得太离谱、太低级。科研受挫可以理解,弄虚作假不能原谅!

“九章”比超算快“亿亿亿”倍?错!错!错!
一错,比较计算速度却没有公正的标准检测程序;
二错,比赛数据弄虚作假;
三错,比赛结果无法验证。

亚伦森教授反戈一击 挑落“九章”量子霸权

谷歌的研究成果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让玻色釆样的教主斯科特·亚伦森教授再也按耐不住了,他仔细阅读了谷歌的论文,并与谷歌的Sergio Boixo 和中科大的陆朝阳教授进行了认真的交流沟通,10月10日他发表一篇博文[3],他反戈一击挑落了“九章”的量子霸权。亚伦森教授文章的核心可以归结为两点:

在摸拟高斯玻色采样时,谷歌的经典近似算法得到的数据比“九章”实验设备更可信更有效,“九章”的量子优势没有科学依据;
玻色采样在实验上必须提髙数据的保真度,同时在理论上必须找到对实验结果可以验证的有效方法,没有这两个方面的突破,玻色釆样要取得量子优势就是盲人骑瞎马。

量子通信的若干问题 (转发)

所谓的量子通信其根本问题出在其用户的认证及数据的完整性保护不在BB84协议之内。必须靠经典通道在协议外提供保证。但经典通道只能提供足够好的安全环境而非无条件的安全。

一把茶壶揭真相 量子优势成笑料

博彻兹教授对“量子优势”的质疑集中在“计算”的真正含义上,在这个问题上相信没有什么人会比这位菲尔兹奖得主更专业更权威,他对“量子优势”的否定极具说服力。该视频获得过万的观看,500+点赞,4个反对,人心向背 一目了然。YouTube 视频下面的62条评论也值得一读。
中科大的“九章”光学实验装置就是一把价值千万的高挡茶壶,它和茶壶一样根本不具备任何有实质意义的计算能力。“九章”刚面世时,一帮吹鼓手们在大众媒体上企图把“九章”与求解矩阵的“积和式”勾连起来。但是经反复质疑后,人们方才明白“九章”与求解“积和式”风马牛不相及。

质疑“九章”的三篇论文值得关注

最近,国际上出现了好几篇质疑“九章”取得量子优势的学术论文。其实中科大“九章”光学实验设备的报道一出现,立即受到了国外量子计算专家的批评和质疑[1],现在这几篇论文只是把批评质疑进一步学术化、正规化和系统化,论文通过计算分析和结果对比为否定“九章”取得量子优势提供了确凿的科学依据,为这场争议写下了休止符。

岂有文章倾社稷,从来佞幸覆乾坤

公元200年,官渡之战之前,曹操往徐州攻刘备,田丰建议偷袭许昌,袁绍以儿子生病为由拒绝。及后田丰奋力直言袁绍缺失,以及分析和曹操兵力部署优劣,认为百姓疲弊,粮食不足,应该用持久战,可惜不被袁绍采纳。田丰恳求力劝,袁绍愤怒,当众把他下狱。后来袁绍兵败,有人对监狱中的田丰说:“君一定必被重用。”田丰回答:“如果大军胜利,我必不会死,如今大军失败,我必死已矣。”袁绍归来,左右对袁绍说:“田丰因为主公不听他的说话,果然失败而大笑。”田丰随即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