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计算文章目录

本文把所有与量子计算有关的博客文章作了个分类目录,让读者对本专栏的内容有一个总体的了解,读者也可通过目录提供的链接直接阅读自己感兴趣的文章。

量子通信批评专栏目录和链接

近年来,我针对量子通信工程发表批评质疑文章共五十余篇。这些文章中有不少是应期刊或网站之邀而作,写作时并没有总体规划,文章之间也缺乏联系和呼应,把它们一起放入博客的专栏中,就像一锅大杂烩,读者会有难以下口之困扰。因此我作了个目录,让读者对本专栏中文章的内容有一个总体的了解,读者也可通过目录提供的链接直接阅读自己感兴趣的文章。

量子通信工程走下神坛的原因与真相 (下篇)

《下篇》从量子通信(QKD)的基本原理出发,对量子通信工程化的可行性和实用性作出科学的分析判断。文章着重分析 QKD 技术层面的一系列问题。“极低的成码率”、“不能与互联网兼容”和“极不安全的可信中继站”是 QKD 的三大技术困境,它们就是量子通信迈向工程实用化道路上难以逾越的三座大山。这里需要特别强调,量子通信所面临的这三大技术困境是被物理原理所决定了的,单靠工程技术的进步是极难取得实质性改变的。

量子通信工程走下神坛的原因与真相 (上篇)

《上篇》从密码系统基本原理出发,着重分析量子通信 (严格术语是 量子密钥分发 QKD) 的工程用途和实际价值。通信密码可分为对称密码和公钥密码两个密码系统。QKD 是通过单条链路上的物理防窃听能力来分发“一个”共享随机密钥的硬件技术,属于经典对称密码系统中的一个子功能。在对称经典密码系统中,传统的密钥分发技术安全成熟、价廉物美,QKD 由于性能和价格上均处劣势所以难有作为。而在现代公钥密码系统中,需要数学上严格配对的公钥、私钥“一对”密钥,但 QKD 只能分发一个共享随机密钥,所以 QKD 与公钥密码系统毫无关系。量子通信工程在整个密码系统中都难有立足之处。

应对量子科技炒作 美国五角大楼出招

量子信息科技主要包括三个部分:量子传感技术、量子计算机和量子通信。“五角大楼试图应对量子科技的炒作》一文对上述三个部分明确地表达了以下的态度:
1)在短期内,量子信息技术的主要应用是原子钟和量子传感器;
2)预计短期内,量子计算机不会对军事任务产生影响;
3)近期在有关国家安全的运营网络中使用量子通信是不现实的。

量子通信神话之二:QKD可以拯救公钥密码危机

今日所谓的“量子通信”既不是一种新的通信方式,它也不是一种新的密码系统,把它称为量子密码技术也是完全不合格的,它其实仅是对称密码系统中提供密钥分发的硬件协商技术。量子通信与公钥密码毫无关系,认为所谓的“量子通信”可以拯救公钥密码危机是一个弥天大谎。量子通信的密钥协商功能只适合用在对称密码系统中,但是对称密码系统中的密钥分发早已存在完整有效的的技术手段和行业规范,它们远比“量子通信”技术更安全、更成熟、更经济有效。

量子通信工程化过程中的经验教训

政府和科学院等事业单位应该远离量子通信工程的产业化决策,更不能成为工程建设的独资老板和主要用户,否则会造成诸多的恶果:破坏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严重阻碍新技术的发展;极度地浪费社会资源;加重金融市场的风险。这还真不是危言耸听,其实有些问题的苗子已经有所露头,值得有关部门重视。

量子通信工程项目究竟应该由谁来主导

在京沪量子通信干线工程的批评和讨论中,还是要实事求是,用工程指标和经济效益的数据说活,用逻辑思维作出分析和判断。发表多少论文也说明不了任何问题,得再多的奖,哪怕得了诺贝尔奖也与工程建设没有关系。科学家与工程师之间需要相互学习沟通,但绝不能越俎代庖、包办代替。没有通信密码学专家主导的量子通信工程,指定只能是“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渊。”

明星绯闻事件提供了“中间人攻击”的经典案例

维护安全通信,首先你得知道对方是谁,其次才是对话内容的保密,否则你很容易受到“中间人攻击”,把私密主动送给攻击方而浑然不知,结果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近日,炒得沸沸扬扬的明星吴某凡的绯闻就是一件“中间人攻击”的经典案例。因为量子通信缺失身份认证和数字签名功能,所以很难避免“中间人攻击”,只要有一个初中文化程度的“刘某超”就可破解量子通信。

走下神坛的量子通信工程

“量子通信的无条件安全性是可以用数学证明的”、“只有量子通信可以拯救公钥密码危机”是两个毫无科学根据的神话故事,“极低的成码率”、“不能与互联网兼容”和“极不安全的可信中继站”是量子通信工程无法逾越的三座大山。编造和宣传这两个虚假的神话故事目的是为了掩盖量子通信面临的实实在在难以解决的三大工程困境。虚假的神话故事与真实的工程困境是硬币的两面。

”京沪量子通信工程完工已有二年,上述三大技术困境一个也没有得到解决。量子通信工程失去自愿付费的忠实用户群,现在只剩下各级政府买单了。工程的投资费用就别提了,估计现在连日常运营维护都无法自理,没有任何经济效益、没有铁杆用户的京沪量子通信工程被市场无情地抛弃是必然的下场。